姬墨樱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第三章

十一月全国的大选结束,而苍月也顺利被选上,等待殿选。坐在左相府舒适的马车里,苍月的心也在煎熬,终于——“小姐,到了。”车夫恭敬得道。这次选秀是从十五到二十五岁的全国各地选拔的美女中选出,外人所不知的是这不仅仅是娶妃充实后宫,一些出色的也会赐 婚给皇亲贵戚。

“左相府苍月小姐到——”侍者一声高呼引来众多女孩子的目光,十六岁的苍月刚行成人礼,这位才貌双全家世高贵的苍家大小姐早就是名满帝都的北方之花。驾车的车夫停下马车,跃下马车,一手拉开马车门,一手背在背后,恭敬地欠着身子。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只见一只秀气纤细的脚从马车里跨了出来,圆润的脚踝,晶莹剔透的肌肤,一个身着浅紫色宫装的婀娜倩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当真是以月为神,以花为容,以冰为肌,以雪为肤。每一个动作都完美标志得让人无法挑剔。她静静得站在雕栏边,没有人敢上前打扰她,而她仅仅是一个站的动作便以美得像是一幅画了。

“宣左相府苍月小姐觐见——” 终于最后的殿选开始了,在侍者的引领下苍月驾轻就熟得来到大殿,几个月前在这里她以苍月寒的身份参加国试最后一轮殿试,受到太子赏识被钦点为殿试第一名,今天她以苍月的身份参加辰宇选妃的最后一轮殿选,不得不说是命运的安排。“苍月,左相苍玄大人长孙女,年十六。”侍者高声宣读完毕,龙椅上的辰宇在听到苍玄长孙女后不由一笑。

“民女苍月拜见陛下,愿陛下寿与天齐,宇阳帝国山河永固。”苍月单膝下跪左手扶地右手抚左胸,行了一个完美的跪拜礼,清脆的嗓音如黄鹂鸟般悦耳动听。

辰宇右手虚托道:“免礼平身。”

“谢陛下”苍月起身,似是有些害羞不敢抬头。

“抬起头来,让孤看看。”辰宇想起苍月小时候的样子,不由轻笑。

苍月抬头望向龙椅,只见辰宇英气逼人,眉目中洋溢着帝王霸气,虽因大病初愈有些疲态,但掩抑不住那份笑意。“哈哈,苍世伯当年的小孙女现在也长大了啊,小时候你可是经常要辰伯伯抱你,现在怎么反而害羞了呀,你成年那日孤重病在床没能去为你祝贺,月儿不会怪辰伯伯吧?”

“月儿只希望陛下能寿体安康,又怎会责怪陛下呢。”苍月仍是恭敬的回答。

“月儿,孤记得你是和星儿同岁吧?”辰宇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帘幕后面的皇后,“你们俩小时候也算是青梅竹马,不如今天辰伯伯就做主,替星儿向苍家提亲,相必苍世伯也不会拒绝吧。”

苍月此时心中惊异万分脸上却没有一点点表情波动,只是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心中却是天人交战,怎么办怎么办,苍月,怎么办,答应还是拒绝?

看到苍月低下头害羞的模样,辰宇不由大笑“哈哈哈,月儿这是害羞了,不说话辰伯伯就当你默认了哟。哈哈哈——”

“陛下——”苍月急忙道:“月儿,月儿只怕配不上太子殿下,而且太子殿下和月儿也有许多年未见,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还记得月儿,是否喜欢月儿,还请陛下三思。”

辰宇摸摸下巴,不由回头又看了一眼皇后,心中不由恼火,早知道把辰星那个臭小子也叫过来,现在老子还要在这里替他挑媳妇。“月儿,辰伯伯这里有个计划,可以让月儿知道星儿是否喜欢你,是否会真心对你好,只是要委屈月儿了。”

“陛下——”月儿心中不由郁闷,不是给陛下选妃么,怎么变成给撮合我和太子了。

“月儿别急,待孤给你慢慢道来。”辰宇此时心里是乐开了花,当年看到苍月小时候就想定个娃娃亲了,只是一直征战在外也没有这个功夫,这个时候大病初愈儿子也一直帮着处理政事,还组织了百言堂,整的有模有样的,看到老友的女儿,不由慈父的腹黑属性爆发,不把苍月忽悠得嫁给儿子不罢休,殊不知眼前的侄女不但不喜欢自己儿子,反而千方百计想要杀了自己和儿子。

“月儿啊,你呢就委屈一下,一会我会把你派到东宫做星儿的贴身侍女长,专侍左右。你的身份也隐藏一下,就说是苍墨幽的远房侄女代替苍月来选妃的。这样你就可以近距离观察星儿的一言一行了。哈哈,就这么决定了,小福子拟旨。”辰宇越想越开心不由就这么拍板定下来也不去管苍月是否同意了。

小福子连忙捧上玉玺,在圣旨上恭敬得按下。大殿上的苍月不得不无奈得领旨跪安了。


第二章

九月初八,辰宇与弟弟辰阳里应外合,攻入帝都玄月城,皇宫最终被破,而皇帝,皇后,刚出生的小公主死于皇后宫中,其他妃嫔也纷纷自杀,于是遣尽宫人,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抓捕朝中大臣,命暗卫彻查其为官功绩,得百姓称赞者留用升官,其余尽数依百姓评价与暗卫调查结果定罪,这一举措深深赢得百姓称赞。

一个月后,辰宇加冕称帝,该帝国名为宇阳帝国,玄月城改为宇阳城。封辰阳为元帅总领三军,召苍玄回京拜为左相,原丞相诸葛青元在百姓评价和暗卫调查后,凭借优秀政绩留任右相辅佐苍玄,而诸葛青元对于苍玄也是相当敬重,他的丞相之位也是苍玄归乡前推荐,因此也甘原辅助苍玄。其余职务也一一封赏。

而我们的公主苍月替换了苍玄的三儿子苍墨幽刚出生的女儿,在这一个月里,如一个平凡女孩一样,在全家的祝福中举办了她的满月酒席。身为左相的苍玄也推辞了小皇子辰星的满月酒席,在苍家享受了难得的天伦之乐。

皇宫中,辰星的满月酒席上,辰宇一家齐聚后花园,辰宇有两儿两女,大儿子虽为长子但不是正室薛紫云所生,今年刚满八岁,而他的母亲是辰宇从小的贴身侍女辰玉儿,地位不高但却深得辰宇信任,而她也不与辰宇正妻也就是辰星的母亲争宠,对儿子的教育也都是以仁义,谦恭为主,两个女儿分别为紫云和玉儿所生一个五岁一个三岁。

因此当紫云在苍州诞下小儿子辰星,辰宇激动异常,又加上辰星诞生之日正是破玄月城之日,辰宇把小儿子当做自己的福星,在和两位妻子商量后,决定封其为太子,入主东宫,薛紫云为皇后,为照顾太子暂住东宫;辰玉儿封为贵妃,而大儿子辰轩昂封为轩宇王,由于年纪尚小由母亲照顾住在西宫。

没有歌舞升平,只是一家人在一起聚餐,三个孩子聚在一起玩耍,紫云怀抱着辰星,而辰宇则在逗弄他可爱的儿子。三年征战,辰宇几乎没有好好陪伴家人孩子,在这个功成名就的夜里他反而愈发珍惜这样的生活。

时间似白驹过隙,转眼便是十六年过去,在这十六年里苍玄教在苍玄暗中帮助下成为宇阳帝国第一大地下势力,遍布全国,教中高手如云,深不可测。在这十六年里辰宇和四方邻国远交近攻,将觊觎新生的宇阳帝国的炎云帝国覆灭,用强大的武力征服了大陆诸国。

苍月在从小便在苍玄教的老师教导下学习治国之法,也学习杀人之道,十六岁女扮男装以苍玄远房侄孙子的身份参加国试高中状元,在殿试中受到太子辰星赏识,成为百言堂七君子外神秘的第八君子。百言堂是太子在三年前创立,旨在广纳民意,接受百官谏言。七君子是太子从各处提拔的具有各自特长的能人,负责总结进言,而太子则是百言堂的第八君子,如今苍月能代替太子成为背后的第八君子,也可见她的治国之道。

同年七月,辰宇因常年征战重病不起,两个月后辰宇大病初愈,百言堂以冲喜为由进谏辰宇选秀充实后宫,薛紫月也赞同,早在帝国期苍玄就建议选妃,但辰宇忙于战事没有同意,如今大病一场后,辰宇也就妥协了。

苍玄回左相府后就找到了苍月:“月儿,入宫吧,这是我们的一次机会,干掉辰宇,再让辰星上位,以你在太子心中的地位迟早可以让苍玄教渗透进宇阳帝国了。”苍月也是从百言堂得知选秀的消息,七子都同意的情况下,哪怕是第八君子也不能否决。“爷爷,我。。。我才十六岁啊。。。您。。。您让我去选妃?我。。。”苍月毕竟是二八少女,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如何能去嫁给一个足以做她父亲的人,更不用说是她有着国恨家仇的杀母仇人。“月儿,以你的容貌家世,一定可以选上,只要得到辰宇的宠爱,就可以接近辰宇,伺机刺杀他,这比你以第八君子的身份更容易接近他,月儿!这是我们苍玄教的机会,也是玄月旧党多年的夙愿啊!”苍玄双手扶着苍月的肩膀,努力劝说着。苍月看着苍玄的脸,这么多年过去,爷爷也老了很多。为了玄月复国,为了苍玄教,这一次身为苍玄教的圣女也该尽自己的一份力。“爷爷。。。我去,这是我的责任我不应该推卸的。”


第一章

元治二十一年九月初七,曾经号称大陆第一雄城——玄月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历经三年的动乱,在战争铁蹄下的伟大玄月帝国最终走向了败落。这个曾经一统大陆的帝国,也最终不能通过时间的考验;开国大帝——玄月,他拥有上天赋予的才能与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他从一个小小的王国将领,最终一统大陆,创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玄月帝国,同时也开始建造大陆第一雄城玄月城,并定都于此。但遗憾的是,他的子孙后代未能继承这份才能,最终不断沉迷于风花雪月,沉迷于曾经的荣耀,渐渐衰败。

元治十八年,帝国大帝的无能使各地起义不断,势力割据,百姓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战火四起中,这座大陆第一雄城依旧坚固,但殊不知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守城大将叛变,皇城危机四伏,而蛰伏许久的一代天骄,未来的辰宇大帝异军突起,用三年的时间攻下所有势力,带领大军兵临玄月城下,而那位守城大将正是辰宇的亲弟弟辰阳,里应外合下,这座大陆第一雄城在这个流血的夜里,即将拉开新帝国的序幕。

在这个九月初七的夜晚里,月亮躲在乌云背后,似是不忍去看这场大战,而玄月城的皇宫里,多年未有身孕的皇后,终于将要诞生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玄月帝国最后一位嫡系公主。

“娘娘,外面已经被包围了,辰阳大将军叛变,皇宫被破在即啊。”皇后娘娘躺在床上,而她最信任的侍女怀抱一名女婴,站在床边道。皇后怀抱一个女婴,目光温柔的同时也饱含期待:“玄月帝国过了今夜就不存在了,我的月儿啊,你现在的名字叫苍月,苍玄教的圣女,未来复国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啊。”她面对着侍女道:“小雪,你跟了我那么多年了,如今玄月帝国将亡,你们苍玄教就先蛰伏起来吧,现在,给苍月一些成长的空间,也给苍玄教休养生息的时间吧。”她和侍女交换了孩子,看着身手矫健的侍女跳出窗户,向皇宫外跑去。

而此时遥远的苍州,辰宇的府中,一名美丽的少妇正在艰难得诞下她的儿子,他是辰宇最小的儿子,辰家的小公子,也许未来他会成为皇帝。“哇哇——”孩子呱呱落地,少妇不顾虚弱,抱起了这个可爱的婴儿“儿子哟,你的父亲叫辰宇,宇是天空,那你就叫辰星吧,是你父亲怀中的繁星。”少妇慈爱得看着婴儿道。

皇宫外,辰宇的大军与守卫皇宫的羽林军互相对峙,谁都知道这个玄月城就将要易主了。而那个软弱无能的大帝来到皇后的房间,看着自己从未宠爱过的女人和她怀中的女婴,不由气急:“都是你这个女人,怀了这个不祥的孩子,我要杀了她!”说着抄起了桌上的剪刀向女婴刺去,这时一枚飞刀划破他的喉咙,皇后面无表情得看着他倒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这个飞刀正是皇后发出。

“玄月帝国就要成为过去式了啊,月儿,原谅母后不能陪伴你成长了。”皇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两粒药丸,看着侍女刚刚离开的方向,给怀中的女婴嘴里塞入一粒,看着她无声无息地毫无痛苦地结束生命后,怀抱着女婴坐在太师椅上,服下另一粒毒药,闭上眼,安详地睡了。

小雪全名苍雪,其父苍玄正是前任丞相,只是昏君当政,他倍感壮志难酬,无法力挽狂澜,便在五年前告老还乡,回到了苍州,在苍州最负盛名的就是苍、辰两大家族,一家主文一家主武,苍雪是苍玄与一青楼女子所生,从小便不受重用,十六岁被送入宫中服侍皇后,所幸皇后同情她的身世,待她如姐妹,而她也和皇后共拜一奇人为师,并在三年动乱中以其父名义创建苍玄教,暗中发展势力,直到苍玄教暗中控制苍州所有地下势力后,苍玄才承认苍雪这个女儿,并和她共同在暗中管理苍玄教。

跳下宫墙,苍雪回头看了一眼宫内的火光,火龙吞噬着皇宫,也似是毁去一切玄月帝国的污秽,静等明日,新的主人的到来。她怀抱着苍月,回头看着皇后宫中方向,喃喃道:“娘娘,保重。”恋恋不舍地看着后方,向前走了几步,似是下定决心,如敏捷的豹子般飞驰而过,直奔苍州。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辰宇决不会想到玄月帝国最后的血脉竟会被他从小尊敬的世伯收养,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家乡竟会潜藏一股如此强大的力量——苍玄教。


© 姬墨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