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墨樱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第一章

元治二十一年九月初七,曾经号称大陆第一雄城——玄月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历经三年的动乱,在战争铁蹄下的伟大玄月帝国最终走向了败落。这个曾经一统大陆的帝国,也最终不能通过时间的考验;开国大帝——玄月,他拥有上天赋予的才能与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他从一个小小的王国将领,最终一统大陆,创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玄月帝国,同时也开始建造大陆第一雄城玄月城,并定都于此。但遗憾的是,他的子孙后代未能继承这份才能,最终不断沉迷于风花雪月,沉迷于曾经的荣耀,渐渐衰败。

元治十八年,帝国大帝的无能使各地起义不断,势力割据,百姓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战火四起中,这座大陆第一雄城依旧坚固,但殊不知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守城大将叛变,皇城危机四伏,而蛰伏许久的一代天骄,未来的辰宇大帝异军突起,用三年的时间攻下所有势力,带领大军兵临玄月城下,而那位守城大将正是辰宇的亲弟弟辰阳,里应外合下,这座大陆第一雄城在这个流血的夜里,即将拉开新帝国的序幕。

在这个九月初七的夜晚里,月亮躲在乌云背后,似是不忍去看这场大战,而玄月城的皇宫里,多年未有身孕的皇后,终于将要诞生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玄月帝国最后一位嫡系公主。

“娘娘,外面已经被包围了,辰阳大将军叛变,皇宫被破在即啊。”皇后娘娘躺在床上,而她最信任的侍女怀抱一名女婴,站在床边道。皇后怀抱一个女婴,目光温柔的同时也饱含期待:“玄月帝国过了今夜就不存在了,我的月儿啊,你现在的名字叫苍月,苍玄教的圣女,未来复国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啊。”她面对着侍女道:“小雪,你跟了我那么多年了,如今玄月帝国将亡,你们苍玄教就先蛰伏起来吧,现在,给苍月一些成长的空间,也给苍玄教休养生息的时间吧。”她和侍女交换了孩子,看着身手矫健的侍女跳出窗户,向皇宫外跑去。

而此时遥远的苍州,辰宇的府中,一名美丽的少妇正在艰难得诞下她的儿子,他是辰宇最小的儿子,辰家的小公子,也许未来他会成为皇帝。“哇哇——”孩子呱呱落地,少妇不顾虚弱,抱起了这个可爱的婴儿“儿子哟,你的父亲叫辰宇,宇是天空,那你就叫辰星吧,是你父亲怀中的繁星。”少妇慈爱得看着婴儿道。

皇宫外,辰宇的大军与守卫皇宫的羽林军互相对峙,谁都知道这个玄月城就将要易主了。而那个软弱无能的大帝来到皇后的房间,看着自己从未宠爱过的女人和她怀中的女婴,不由气急:“都是你这个女人,怀了这个不祥的孩子,我要杀了她!”说着抄起了桌上的剪刀向女婴刺去,这时一枚飞刀划破他的喉咙,皇后面无表情得看着他倒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这个飞刀正是皇后发出。

“玄月帝国就要成为过去式了啊,月儿,原谅母后不能陪伴你成长了。”皇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两粒药丸,看着侍女刚刚离开的方向,给怀中的女婴嘴里塞入一粒,看着她无声无息地毫无痛苦地结束生命后,怀抱着女婴坐在太师椅上,服下另一粒毒药,闭上眼,安详地睡了。

小雪全名苍雪,其父苍玄正是前任丞相,只是昏君当政,他倍感壮志难酬,无法力挽狂澜,便在五年前告老还乡,回到了苍州,在苍州最负盛名的就是苍、辰两大家族,一家主文一家主武,苍雪是苍玄与一青楼女子所生,从小便不受重用,十六岁被送入宫中服侍皇后,所幸皇后同情她的身世,待她如姐妹,而她也和皇后共拜一奇人为师,并在三年动乱中以其父名义创建苍玄教,暗中发展势力,直到苍玄教暗中控制苍州所有地下势力后,苍玄才承认苍雪这个女儿,并和她共同在暗中管理苍玄教。

跳下宫墙,苍雪回头看了一眼宫内的火光,火龙吞噬着皇宫,也似是毁去一切玄月帝国的污秽,静等明日,新的主人的到来。她怀抱着苍月,回头看着皇后宫中方向,喃喃道:“娘娘,保重。”恋恋不舍地看着后方,向前走了几步,似是下定决心,如敏捷的豹子般飞驰而过,直奔苍州。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辰宇决不会想到玄月帝国最后的血脉竟会被他从小尊敬的世伯收养,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家乡竟会潜藏一股如此强大的力量——苍玄教。


评论
热度(1)
© 姬墨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