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墨樱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是自己最喜欢的专业!不要问我为什么女孩子喜欢这个!

城堡的外貌出来惹!作为万年捏房无能的我,真的尽力了!

不得不说和这个bug有不解之缘啊!!

还要吐槽小人一家搬家后集体想游泳是闹哪样??

如梦令 千年

如梦令 千年 
昔人往事如烟,悲愁遥寄人间,转瞬又千年。冰心残月难圆,无恋,无恋,盼得何时相见。 

第三章 圣使的觉醒

一周后理论课课堂上慕容夜泽正在给学生测试功课,大礼堂式的教室里呈扇形散开的座位座无虚席,毕竟理论课是必修课,而且作为慕容夜雨理事长的孪生弟弟,慕容夜泽拥有与他几乎一样的俊美脸庞,那张迷人的脸绝对是男女通吃。也许所有的学生都会认真的完成测试并以上理论课为乐,但有一个人绝对会为此头痛,那就是流岚,因为从她上理论课开始就从来没有及格过,对于慕容夜泽来说有这么一个学生实在叫人头疼,不过反正他的哥哥从小也是理论奇差,所以他也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哥哥,而他就只负责最后的补考就行了。 
    流岚正紧握着手中的笔,也许在实战课的跨等级考核场上面对自己的老师她也没像现在那么紧张,那么苦恼,她紧盯着试卷上的问题,如果他的眼神是利剑,那么面前的这张试卷估计已经化为空气中的粉末了,被安排坐在第一排的流岚苦着一张脸,明明昨天还把《创世录》背好,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了,但似乎仍然没有改善,她依旧只能边抓狂边考虑该怎么向夜雨老师解释。也许是被这些题目搞得晕头晕脑的,也许是昨天背书背的太晚,流岚竟趴在了桌子上,眼皮渐渐耷了下来,最终还是安静地睡着了......慕容夜雨正在巡考没有注意流岚,也没有看到流岚额头一闪而逝地图案。 
    随着这图案的出现,戴绍谦猛地抬起了头,他不顾手头的试卷就这么跑到了第一排,“流岚,流岚,醒醒”但流岚还是沉睡着,夜雨也发现了异样,“戴绍谦,你带流岚去理事长那。越快越好。”“是,夜雨老师”余音未落,他已带着流岚飞向那中央小岛。来到小楼前一个声音传来,“进来吧,绍谦。”戴绍谦推开门,看见他怀里的流岚,夜泽一下子站了起来“要觉醒了?怎么这么快”他一手接过流岚一手一挥,墙上一个流转着金光的漩涡出现,一个人影闪现,刺眼的光芒以小楼为中心散开,使整个学院沐浴在光芒中,戴绍谦似乎有些愣住了,眼中闪烁着泪光,口中喃喃道“老师,老师,是你吗?为什么绍谦感受到了你的存在,你回来了是吗?” 
    光芒渐渐变淡,绝美的脸庞显现,与创世者罗兰的面容一模一样,戴绍谦先是一愣,在震惊中恭敬地单膝下跪,向那人行礼“戴绍谦见过师叔”“绍谦师侄不必多礼”那人单手一托,一道能量将戴绍谦托起“这位就是现任圣使吧”“您好,罗斌大人,很荣幸能见到您,我是现任圣使慕容夜泽,马上下一任圣使就要觉醒了,所以请您过来,打扰您的静修实在抱歉”慕容夜泽恭敬得说道。“没事,绍谦,开始觉醒仪式吧。”罗斌负手而立说道,“是”戴绍谦答道,手中却是光芒流转,他咬破了手指用鲜血在空中绘制一个古老的花纹,与先前流岚额头闪现的一模一样,光芒闪现融入流岚的脑海中,夜泽看着昏迷中的流岚眼中似有些许怜惜,这时戴绍谦的容貌夜发生了变化,标准的天人的脸庞,背后恐怖的十二对羽翼。在天界,这可是掌控全部天道的存在。 
    拉格鲁斯皇家学院理事长办公室里恢复了原本样貌的戴绍谦看着夜泽怀抱中昏迷的流岚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关切的神情,站着慕容夜泽银白色的长发垂到脚踝,俊美的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她要多久才能觉醒?”慕容夜泽担忧地看着流岚昏迷的样子道“她是这一任的圣使,这是她必须经历的觉醒式,我即使作为老师的弟子也无法帮助她,只能让她自己度过这一难关”戴绍谦浅浅地一笑。“也不知道她能恢复多少年的记忆,如果是一千年就好了,那就能肯定他能带回哥哥的灵魂”罗斌说着却又自嘲地一笑,“算了,一千年来还没有遇到一个能恢复一千年记忆的人,哥的灵魂,却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们还是别奢望了。”但他的目光却始终注视着昏迷中的流岚,眼中闪现着期盼的目光。 
    昏迷中的流岚似乎回到的自己被慕容夜泽收养之前的日子,黑暗无光的空间只有她一个人不断走着,前方出现了一束光芒打在她的脸上,她闭上了眼,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幕幕的东西像电影放映一样一幕幕回放着,不知不觉中泪水从脸庞滑落,“啪”滴在无名空间的地上,她张开了眼,原本无神的眼睛似乎有了异样的神采,前方的光芒渐渐变亮,她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光线突然转盛,“流岚,你怎么样”一睁开眼就听到慕容夜泽焦急的声音,她一抬头只看到一张精致的面孔,慌忙站了起来却又腿一软又倒了下来,戴绍谦急忙又扶住她,“你,你是戴绍谦?”流岚从记忆中搜寻到这张面孔,疑惑地问道。“哦?看来记忆恢复的不错”戴绍谦微笑着把她扶起,“记起多少了?”“我,我好像恢复了一千年吧”流岚闭上了眼,尽力回忆,勉强说道。“什么!”戴绍谦惊讶道,“一千年,你确定”“嗯,确定”流岚点了点头。“天啊,哥,能带回你灵魂的圣使终于出现了,我等了一千年,终将再次见到你了”罗斌的目光从窗口望去,看着天空,似乎看到了罗兰的面容,眼中满含着激动地泪水。 
    神的使者已经觉醒,神的灵魂终将归来,彼岸之花即将开放,当大地盛开神的花朵,请踏上回家的路,让圣使为您指引家的方向。

君子论

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两个君主, 
一个是道德, 
一个是良心, 
天下公道, 
自在人心, 
一切皆由, 
时间证明, 
孰是孰非, 
后人来评, 
我心如镜, 
镜明真假, 
我心如剑, 
剑斩虚境。 

用梅的傲骨, 
兰的清香, 
竹的坚韧, 
菊的不朽, 
树君子品性, 
行君子作为, 
化一片冰心, 
养琴德, 
棋品, 
书风, 
画骨。 
樯橹灰飞烟灭谈笑间, 
胜负运筹帷幄千里外。 
是为君子。


第二章

九月初八,辰宇与弟弟辰阳里应外合,攻入帝都玄月城,皇宫最终被破,而皇帝,皇后,刚出生的小公主死于皇后宫中,其他妃嫔也纷纷自杀,于是遣尽宫人,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抓捕朝中大臣,命暗卫彻查其为官功绩,得百姓称赞者留用升官,其余尽数依百姓评价与暗卫调查结果定罪,这一举措深深赢得百姓称赞。

一个月后,辰宇加冕称帝,该帝国名为宇阳帝国,玄月城改为宇阳城。封辰阳为元帅总领三军,召苍玄回京拜为左相,原丞相诸葛青元在百姓评价和暗卫调查后,凭借优秀政绩留任右相辅佐苍玄,而诸葛青元对于苍玄也是相当敬重,他的丞相之位也是苍玄归乡前推荐,因此也甘原辅助苍玄。其余职务也一一封赏。

而我们的公主苍月替换了苍玄的三儿子苍墨幽刚出生的女儿,在这一个月里,如一个平凡女孩一样,在全家的祝福中举办了她的满月酒席。身为左相的苍玄也推辞了小皇子辰星的满月酒席,在苍家享受了难得的天伦之乐。

皇宫中,辰星的满月酒席上,辰宇一家齐聚后花园,辰宇有两儿两女,大儿子虽为长子但不是正室薛紫云所生,今年刚满八岁,而他的母亲是辰宇从小的贴身侍女辰玉儿,地位不高但却深得辰宇信任,而她也不与辰宇正妻也就是辰星的母亲争宠,对儿子的教育也都是以仁义,谦恭为主,两个女儿分别为紫云和玉儿所生一个五岁一个三岁。

因此当紫云在苍州诞下小儿子辰星,辰宇激动异常,又加上辰星诞生之日正是破玄月城之日,辰宇把小儿子当做自己的福星,在和两位妻子商量后,决定封其为太子,入主东宫,薛紫云为皇后,为照顾太子暂住东宫;辰玉儿封为贵妃,而大儿子辰轩昂封为轩宇王,由于年纪尚小由母亲照顾住在西宫。

没有歌舞升平,只是一家人在一起聚餐,三个孩子聚在一起玩耍,紫云怀抱着辰星,而辰宇则在逗弄他可爱的儿子。三年征战,辰宇几乎没有好好陪伴家人孩子,在这个功成名就的夜里他反而愈发珍惜这样的生活。

时间似白驹过隙,转眼便是十六年过去,在这十六年里苍玄教在苍玄暗中帮助下成为宇阳帝国第一大地下势力,遍布全国,教中高手如云,深不可测。在这十六年里辰宇和四方邻国远交近攻,将觊觎新生的宇阳帝国的炎云帝国覆灭,用强大的武力征服了大陆诸国。

苍月在从小便在苍玄教的老师教导下学习治国之法,也学习杀人之道,十六岁女扮男装以苍玄远房侄孙子的身份参加国试高中状元,在殿试中受到太子辰星赏识,成为百言堂七君子外神秘的第八君子。百言堂是太子在三年前创立,旨在广纳民意,接受百官谏言。七君子是太子从各处提拔的具有各自特长的能人,负责总结进言,而太子则是百言堂的第八君子,如今苍月能代替太子成为背后的第八君子,也可见她的治国之道。

同年七月,辰宇因常年征战重病不起,两个月后辰宇大病初愈,百言堂以冲喜为由进谏辰宇选秀充实后宫,薛紫月也赞同,早在帝国期苍玄就建议选妃,但辰宇忙于战事没有同意,如今大病一场后,辰宇也就妥协了。

苍玄回左相府后就找到了苍月:“月儿,入宫吧,这是我们的一次机会,干掉辰宇,再让辰星上位,以你在太子心中的地位迟早可以让苍玄教渗透进宇阳帝国了。”苍月也是从百言堂得知选秀的消息,七子都同意的情况下,哪怕是第八君子也不能否决。“爷爷,我。。。我才十六岁啊。。。您。。。您让我去选妃?我。。。”苍月毕竟是二八少女,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如何能去嫁给一个足以做她父亲的人,更不用说是她有着国恨家仇的杀母仇人。“月儿,以你的容貌家世,一定可以选上,只要得到辰宇的宠爱,就可以接近辰宇,伺机刺杀他,这比你以第八君子的身份更容易接近他,月儿!这是我们苍玄教的机会,也是玄月旧党多年的夙愿啊!”苍玄双手扶着苍月的肩膀,努力劝说着。苍月看着苍玄的脸,这么多年过去,爷爷也老了很多。为了玄月复国,为了苍玄教,这一次身为苍玄教的圣女也该尽自己的一份力。“爷爷。。。我去,这是我的责任我不应该推卸的。”


第一章

元治二十一年九月初七,曾经号称大陆第一雄城——玄月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历经三年的动乱,在战争铁蹄下的伟大玄月帝国最终走向了败落。这个曾经一统大陆的帝国,也最终不能通过时间的考验;开国大帝——玄月,他拥有上天赋予的才能与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他从一个小小的王国将领,最终一统大陆,创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玄月帝国,同时也开始建造大陆第一雄城玄月城,并定都于此。但遗憾的是,他的子孙后代未能继承这份才能,最终不断沉迷于风花雪月,沉迷于曾经的荣耀,渐渐衰败。

元治十八年,帝国大帝的无能使各地起义不断,势力割据,百姓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战火四起中,这座大陆第一雄城依旧坚固,但殊不知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守城大将叛变,皇城危机四伏,而蛰伏许久的一代天骄,未来的辰宇大帝异军突起,用三年的时间攻下所有势力,带领大军兵临玄月城下,而那位守城大将正是辰宇的亲弟弟辰阳,里应外合下,这座大陆第一雄城在这个流血的夜里,即将拉开新帝国的序幕。

在这个九月初七的夜晚里,月亮躲在乌云背后,似是不忍去看这场大战,而玄月城的皇宫里,多年未有身孕的皇后,终于将要诞生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玄月帝国最后一位嫡系公主。

“娘娘,外面已经被包围了,辰阳大将军叛变,皇宫被破在即啊。”皇后娘娘躺在床上,而她最信任的侍女怀抱一名女婴,站在床边道。皇后怀抱一个女婴,目光温柔的同时也饱含期待:“玄月帝国过了今夜就不存在了,我的月儿啊,你现在的名字叫苍月,苍玄教的圣女,未来复国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啊。”她面对着侍女道:“小雪,你跟了我那么多年了,如今玄月帝国将亡,你们苍玄教就先蛰伏起来吧,现在,给苍月一些成长的空间,也给苍玄教休养生息的时间吧。”她和侍女交换了孩子,看着身手矫健的侍女跳出窗户,向皇宫外跑去。

而此时遥远的苍州,辰宇的府中,一名美丽的少妇正在艰难得诞下她的儿子,他是辰宇最小的儿子,辰家的小公子,也许未来他会成为皇帝。“哇哇——”孩子呱呱落地,少妇不顾虚弱,抱起了这个可爱的婴儿“儿子哟,你的父亲叫辰宇,宇是天空,那你就叫辰星吧,是你父亲怀中的繁星。”少妇慈爱得看着婴儿道。

皇宫外,辰宇的大军与守卫皇宫的羽林军互相对峙,谁都知道这个玄月城就将要易主了。而那个软弱无能的大帝来到皇后的房间,看着自己从未宠爱过的女人和她怀中的女婴,不由气急:“都是你这个女人,怀了这个不祥的孩子,我要杀了她!”说着抄起了桌上的剪刀向女婴刺去,这时一枚飞刀划破他的喉咙,皇后面无表情得看着他倒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这个飞刀正是皇后发出。

“玄月帝国就要成为过去式了啊,月儿,原谅母后不能陪伴你成长了。”皇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两粒药丸,看着侍女刚刚离开的方向,给怀中的女婴嘴里塞入一粒,看着她无声无息地毫无痛苦地结束生命后,怀抱着女婴坐在太师椅上,服下另一粒毒药,闭上眼,安详地睡了。

小雪全名苍雪,其父苍玄正是前任丞相,只是昏君当政,他倍感壮志难酬,无法力挽狂澜,便在五年前告老还乡,回到了苍州,在苍州最负盛名的就是苍、辰两大家族,一家主文一家主武,苍雪是苍玄与一青楼女子所生,从小便不受重用,十六岁被送入宫中服侍皇后,所幸皇后同情她的身世,待她如姐妹,而她也和皇后共拜一奇人为师,并在三年动乱中以其父名义创建苍玄教,暗中发展势力,直到苍玄教暗中控制苍州所有地下势力后,苍玄才承认苍雪这个女儿,并和她共同在暗中管理苍玄教。

跳下宫墙,苍雪回头看了一眼宫内的火光,火龙吞噬着皇宫,也似是毁去一切玄月帝国的污秽,静等明日,新的主人的到来。她怀抱着苍月,回头看着皇后宫中方向,喃喃道:“娘娘,保重。”恋恋不舍地看着后方,向前走了几步,似是下定决心,如敏捷的豹子般飞驰而过,直奔苍州。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辰宇决不会想到玄月帝国最后的血脉竟会被他从小尊敬的世伯收养,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家乡竟会潜藏一股如此强大的力量——苍玄教。


渔舟唱晚 项斯华

感觉自己弹得差好多。。。演奏家就是演奏家啊(⊙o⊙)!

爱一个人就像读一本书,

太快了你就会错过最关键的小快乐,

有些时候,

闭上眼睛却记不起你的脸,

只是一个轮廓。

人生,

至少要有两次冲动;

一为奋不顾身的爱情;

一为说走就走的旅行。

© 姬墨樱 | Powered by LOFTER